31小說網 > 今天開始做項羽 > 第434章:鴻門宴(八)

第434章:鴻門宴(八)

大殿內哭聲漸息,托孤之事到此為止。

張良環顧眾將,“那么接下來就是推選上將軍了,關中危急,參選者除了要有足夠戰功和威望之外,還有至關重要的一條,那就是要有戰勝項羽的良策和方略,沒有信心戰勝項羽的還請自重。”

聽了張良的要求,原本躍躍欲試的眾將領紛紛沉默了。

若是以戰功和威望來推薦的話,軍中還是有很多人都夠資格的,比如曹參、周勃、呂澤、樊噲等人,但若是加上一條破敵良策,恐怕就沒人敢接上將軍之印了。

難道要說打不過就跑,跑完了再等機會打回來嗎?機會從何而來?空口白話焉能服眾!

酈商心里是很想爭一爭的,無奈自己并非劉季軍中老人,沒有人脈,也沒有能拿得出手的良策啊。

韓將信和柴武等人同樣有這樣的問題,但是韓將信爭取上將軍之位的玉望顯然更強。

“末將懇請大王信任,授予上將軍之職!”韓將信咬牙站了出來,如果不打頭陣,他怕等別人開口之后,自己就沒有機會了。

劉季眉毛一挑,“韓將軍有何退敵良策?”

“末將武藝和統兵能力皆不輸項羽,哪怕是率軍正面和項羽交鋒亦有勝算,即便不敵,率軍安全退入漢中、隴西等地據險而守靜待時機,他日也必能重奪關中,進而席卷天下。”韓將信聽聞了太多關于項羽的傳聞,認為自己也同樣可以辦到,心里各種不服,甚至希望和項羽來場曠世之戰來證明自己。

“時機何來?”張良皺了皺眉頭,他雖然也這么想過,并且做了一些安排,但說到底還是要仰仗劉季的氣運,若是運氣不好,再想從項羽手中奪回關中難比登天。

韓將信聞言一滯,“呃,自然是想辦法創造出來,不能盲目等待。末將有一計策或許可以一試,只不過需要單獨和大王與軍師商議,不宜現在說出。”

“哼!我當你有什么良策呢,說白了還不是先打,打不過就跑,然后等機會反攻?說什么創造機會恐怕不過就是借口罷了,只能一試卻連說都不敢說的計策又能是什么良策?有本事你當著大家的面把你的良策說出來,讓咱們開開眼!”審食其把嘴一撇。

他不久前剛剛護送呂雉等人來到咸陽,雖然知道韓將信是何許人也,但卻不是特別了解,也對其沒什么好感。

“不錯!韓將信,別以為你在韓地呼風喚雨就覺得自己是個人物了,豐沛之地這么多能征慣戰的大將尚未開口,你哪來的臉面毛遂自薦?”盧綰亦在此時跳出來附和,他是劉季的發小,同為豐沛中陽里人,說話也是頗具分量。

“對啊!韓將信你的臉皮也太厚了,軍師都說了不夠資格的請自重,你還敢跳出來。”夏侯嬰狠狠的瞪了韓將信一眼。

“豎子安敢欺我豐沛無人!”

“姓韓的趕快退下吧,別站那丟人了!”

“有本事把你創造機會的良策說出來給大家聽聽!”

“對!說不出來就趕快滾下去!”

……

“汝等……欺人太甚!告辭!”韓將信額頭青筋暴起,滿腔的怒火難以發泄,他那計策是見不得光的,如何能當眾說出!

“哼!不自量力!”審食其和盧綰相視一笑,其余豐沛之地的將領也是一臉輕松,若是單看軍事能力,韓將信還真是一個強有力的競爭者。

劉季也是嗤笑一聲,連張良都沒有好計策,韓將信一個無腦的莽夫又能想出什么良策?

蕭何皺了皺眉頭,急忙追了出去,他雖然也不希望韓將信力壓豐沛諸將一頭,但若是因此傷了一員大將的心就不好了。

“韓將軍息怒,韓將軍請留步,等等在下。”

韓將信停住腳步,“蕭丞都不必擔心,末將是不會一怒之下去投項羽的,無論大王選了誰做上將軍,末將也必定會服從命令,哪怕是讓末將斷后,末將也敢和項羽拼個你死我活!”

蕭何拱手一拜,“韓將軍言重了,豐沛人雖然對你有些偏見,卻也不會對你使些下作手段的,只是你剛剛為何不把那計策講出來呢?我當時看軍師對此都是頗感興趣啊。”

韓將信嘆了口氣,“此計見不得光,一旦被太多人知曉,即便將來成功了,也要遭【31小說網 31xs.com】天下唾棄的。”

蕭何思慮片刻,“當前形勢危急,見不得光的計策未必就不是良策,韓將軍,你若是信我,不若將此計說與我聽吧。倘若真的是良策,鄙人愿意保舉足下為上將軍。”

韓將信深吸了一口氣,“也罷,蕭丞督的人品,在下還是信得過的,且隨我來找間密室詳談。”

“如此甚好。”蕭何說罷跟隨韓將信離去。

……

此時,大殿之上宛若鬧市一般,曹參、呂澤、周勃等人皆有不少人擁護,看樣子一時半會也定不下來誰能擔當上將軍。

其實,劉季和張良早就猜到這種結果了,不然那個位置也不可能空了這么久,實在是沒有太過出眾的人才,又或者說能人太多了,誰服誰啊?

站在豐沛同鄉的角度排外的時候大家能夠團結一致,但輪到豐沛內部決勝的時候,立刻分裂成了幾個小團體。

劉季和張良雖然可以強行委任一人為上將軍,但另外幾人肯定會心生不滿,反倒是不如找個外人來當上將軍。

當然,找個外人也必定要有過人之處才行,韓將信至少在勇武這方面還是很符合條件的,倘若再發現一些別的可以服眾的優點,或者是立下奇功,拜他為上將軍倒也可以。

只不過,現在對劉季和張良而言,最重要的其實不是選出上將軍,而是先渡過明日的鴻門危機。

“呃,時辰不早,本公預先讓人準備了些食物,大家可以先吃點,然后繼續商議,正好本公也餓了。”劉季捂著肚子,一副餓的難受的樣子。

張良朝劉季微微點了下頭,然后派人去取食物。

很快,一些侍者捧著酒水食物來到了大殿之上,劉季的盤中自然要比他人更豐盛一些。

眾將也沒客氣,反正這種事也不是第一次了,大家抓肉就吃一團和氣,暫時忘記了剛剛競爭上將軍之位鬧的不愉快。

恰在此時,劉季忽然扔掉了手中的酒杯,發出殺豬一般的慘叫,然后躺在席上打起滾來。

“疼啊!好疼啊!軍師救我……嗷!”

這變故來得太突然了,剛剛還和眾將談笑風生的劉季轉瞬間就變成了這副凄慘模樣。

“大王!”

“主公!”

“快叫大夫來!”

“御醫何在!”

……

大殿之上亂做一團,眾人頓時把劉季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。

“想必是大王剛剛吃的食物有毒啊!速速派兵把伙房的人以及上菜的人都抓起來!”張良驚呼一聲。

眾將聞聽此言紛紛倒吸了口涼氣,再看疼的翻滾不止的劉季臉上身上全都鼓起了半透明的大包,破裂之后流出一股腥臭的膿水!

“究竟是何人下此毒手!”

“大王若是有個三長兩短,吾等該何去何從啊!”

“不是還有少主嗎?大王,趁你還有口氣在,趕快下旨傳位于嫡長子殿下吧!”

……

片刻之后,郭蒙帶著一名老者闖了進來,而此時劉季已經疼暈了過去。

“大夫來了!大家讓開!”

眾將急忙閃開一條道路,只見那大夫身材不高卻胸肌發達,簡單察看了一下劉季的傷勢之后,當即從懷中掏出了一粒丹藥。

“大王中毒頗重,此乃老夫獨門秘方的解毒丹,效果如何小老兒也不敢保證,萬一沒用或者是出現不可預知的副作用……”

“莫要廢話了!速速將此藥給大王服下,死馬當活馬醫吧,無效也恕你無罪!”張良怒道。

“快拿來吧你!滾開!”樊噲一把搶過解毒丹,將其塞入劉季口中,然后有人遞過水來給劉季服下。

眾人當真是緊張萬分,特別是張良,萬一劉季被毒死了,那可就全完了。

好在,劉季服用了解藥之后慢慢的緩醒過來,而且也沒有再喊疼痛,但是。

劉季張了張嘴,嗓子竟然只能發出如蚊蠅一般嚶嚶嚶的聲音……

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
体彩网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