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小說網 > 叫我創界神 > 第680章

砰砰砰...

子彈激射,將立柱打的千瘡百孔,躲在其后的塞拉斯只覺手臂傳來一陣劇痛,側頭一看才發現手臂上被貫穿出一個血洞。

血腥和憤怒的刺激,讓她的雙眼變紅,銳利的犬齒突出,這是要發狂的前兆。

然而,她生生忍住了,憑借強大的意志,她不想失去理智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況之下將這些人給殺光。

但有時候就是這樣,你不殺光你的敵人,你選擇心慈手軟,那么受傷的注定就是你自己,世界本就是弱肉強食,更何況她早已不是人類,沒有任何人類會對她手下留情,不管她是否愿意承認這點。

轟!

火箭炮將立柱擊碎,爆炸將塞拉斯炸飛,背上血肉模糊,如同破布娃娃一般摔倒在地上,奄奄一息。

突擊部隊在靠近,將塞拉斯圍成了一圈,更換彈夾,槍栓拉動,于下一刻便準備將她打成一灘碎肉。

苦笑,爬滿塞拉斯那張僵硬的臉上,這也算是自作自受了吧?但她終究還是無法下定決心,作為人類之時的善念讓她自始至終都不愿意做出傷害人類的事情。

“再見了,boss...”

輕聲呢喃著,她已然做好被槍彈洗禮的準備,迎接本該早就來臨的死亡。

槍聲霎時間大作,連綿不斷,直至10秒之后。

意料之中的疼痛及死亡沒有來臨,塞拉斯睜開雙眼,吃力的向上仰看,那些子彈懸停于半空之中未曾近身。

看到這一幕,她那里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?臉上當即露出喜悅的笑容,“boss...”

“真是個蠢貨...”一聲低罵,接著一記響指,子彈倒飛,突擊部隊悉數被自己射出的子彈擊斃。

埃德溫及時趕來,此刻滿臉陰沉,一方面是對于阿卡多將塞拉斯棄之不顧有所不滿,另一方面也是對塞拉斯恨鐵不成鋼。

將塞拉斯拉起,埃德溫冷冷的說道,“告訴我,他們是什么?”

塞拉斯一怔,下意識道,“人類...”

“不,是敵人!只要是心懷敵意,只要是企圖殺掉你的,都是敵人!”埃德溫沉聲道,“所以他們不需要憐憫,他們早已做好犧牲的準備,不是讓你不憐憫,而是你要明白,你和他們的立場已經不同。只要心懷殺意,就沒有誰是無辜的!只要提起來爭端,就沒有誰是無辜的!如果你再狠不下心的話,下次我會強行喂食你鮮血!”

塞拉斯聞言神色黯然,欲言又止,卻沒辦法去爭辯什么。

“你先走吧,樓下貝爾納多特已經料理好一切。”埃德溫擺了擺手。

“那boss你呢?”

“自然是去看看那個殺紅眼的家伙死了沒有!”

阿卡多自然是沒有死的,不死之王如果會死的話,那就是天大的笑話了。他不但沒死,還擊敗了托巴魯卡因,通過吸血的方式得知了瘋狂少校大部分的盤算。

當埃德溫找到他的時候,這家伙一臉www.31xs.org若有所思,時不時臉上流露出瘋狂的意味。

“你怎么會在這里?”當看到埃德溫出現的時候,阿卡多一臉詫異,他有好幾天沒有看到埃德溫了,沒想到居然會在南美相遇。

“自然是被你的主人拜托看著你,不讓你做一些出格的事情。不過現在看來,似乎是我來晚了,你這家伙該做的不該做的都已經做了。”

阿卡多笑了笑,正要開口,忽然一記重拳將他半邊臉頰打碎,于修復之中,他看著埃德溫一臉錯愕,“你這家伙干什么?”

“哪怕是塞拉斯現在是我的部下,她也是你所轉化的德拉古麗娜吧?你居然就這樣把她丟在樓上等死?”埃德溫一臉不滿。

阿卡多聞言不屑一笑,“連戰斗之心都沒辦法培養出來的人,對她還需要抱有怎樣的期待?心軟是會死的,這個道理你不會不懂吧?如果她沒辦法看透這一點,那就死了吧,就算這次不死,下次還是一樣。”

“我承認你說的沒錯,剛才我只是發泄一下小小的不滿而已。”埃德溫說變臉就變臉,聳了聳肩,就好像剛才出手的并不是他一樣。

阿卡多頗有些無語。

......

“哈哈哈哈...”少校看著屏幕上燃燒之中的碎石,如同孩子一般大笑,“看啊,那個阿罕布拉就像個破布一樣,果然這家伙很強啊,非常強,出人意料的強!”

“非常抱歉,果然我們還不是...”岡德博士將自己的手指咬出了血,渾身因恐懼而戰栗。

“行了!別說蠢話!”少校神色一冷,旋即又復笑容,“倒不如說我們已經接近成功了,和那個阿卡多作戰,我們取得了一定的成果,他那可怕的存在的媒介,夜族,他不是人,是夜族,也就是說,我們已經用了半世紀的努力觸及到了他的存在,制造怪物、武裝怪物、訓練怪物、組織怪物、輸送怪物、運用怪物、指揮怪物,我們正是最后的大隊,last battalion,很完美,岡德博士,你是一個可怕的天才,感謝至極。那么,各位,期待已久的大戲終于要開幕了。差不多也該回去了,我可愛的家鄉。艦長,掉頭吧,快點,歌劇院的老先生們已經等不及了,想必他們此刻應該等的臉都紅了。”

“原來如此,那還真是十萬火急啊...”身著空軍制服的艦長一臉半開玩笑的附和著,轉身之際,面色一肅,“高速返航!左舵,引擎啟動!”

“引擎全功率,高度確認,角度20...”

恐怕誰都無法想到,第三帝國的余孽、最后大隊的大本營,居然是一艘飛在空中的巨大的戰斗飛艇。

“目標加布羅,豹之巢,我來了,老先生們,阻礙我的人無論死幾百、幾千、幾萬、幾億都與我無關,不,應該說凡是擋我路的人統統都要死...”

......

梵蒂岡,審訊室。

馬克斯韋爾正審訊著當年參加過millennium計劃的神父,毫無疑問,在第13科的淫威之下,任何人都無法隱瞞。

“我還記得那個人,有著顯出獰笑的討厭眼神,面頰肌肉微微扭曲的討厭笑法,雖然不是特別不像,但也不會將他看成黨衛隊里的軍官...”

“當時你們在1941年,也就是梵蒂岡歐洲總局協助了他和他的機構。”

“我們是被強迫的啊!當時他帶來了總統的命令書!”

“原來如此...”馬克斯韋爾臉上露出了恍然而又玩味的笑容,“所以從當年開始,他們就已經在行動了!”

老神父遲疑了片刻,緩緩點頭。

與此同時,阿卡多也匯報著從托巴魯卡因那里得來的情報,“這行動和他的目的都刻在我的腦子里,我的主人。”

“辛苦了,阿卡多,女王親自下令召開圓桌會議。”

聽到這里,阿卡多的臉上語氣充滿了訝異,“哦?居然是女王陛下么...”

“所以,馬上回來,匯報詳細的情況,不要讓陛下久等。”

“了解,我的主人,因特古拉喲...”

掛斷的電話,阿卡多不自覺的笑了笑,這次的旅途,他很滿意,既滿足了自己這段時間的殺戮玉望,又獲得了有用的情報。

“尤其坐在這里傻笑,還不如想個辦法怎么離開這個國家,現在你和塞拉斯已經被全國通緝了,到處都貼滿了你們的畫像。”翹著腳,正在看書的埃德溫頭也不抬的說道。

阿卡多無所謂道,“總有機會,難道你還會怕他們找到嗎?”

“我跟你不一樣,我怕麻煩,雖然我不介意殺人,但是很費神,而且我也不缺這點血。”埃德溫淡淡道,“還有,你之前鬧的動靜已經夠大,如果你不想舉世皆敵的話最好還是不要再干一些出格的事情。雖然你可以無所謂,但多少也會給因特古拉帶來一些壓力,甚至給整個英國都帶來壓力。”

阿卡多聞言不得不慎重,雖然他是個做事不計后果的人,但也要看事情的結果會不會對他所在乎的人有影響。

“我知道了,沒有命令我不會出手,至于辦法的話,暫時我還沒有想到,不過,我的直覺告訴我,我們只需要等待就好。”

埃德溫聞言想了想,腦子里浮現出一個勢力的名字,梵蒂岡!

“從一開始他們為這個目的所擬定的計劃,吸血鬼制造計劃,簡稱最后的大隊,沒什么,你們的協助只不過是為了這個計劃籌集資金,而且你也知道,知道了所以才會決定協助…”馬克斯韋爾看著大汗淋漓的老神父,臉上的玩味更甚,“被強迫的?真是可笑,是想成為吸血鬼吧?”

被戳穿的老神父面色恐懼至極,怕死,才想成為吸血鬼,因為不老不死,眼下被13科抓住證據,也就意味著他離死不遠,是以他開始語無倫次的辯解,“不光是我,那時應該就知道的,我只是被騙了,幫幫我,拜托了,幫幫我…”

馬克斯韋爾微笑著,無動于衷,沖著守在角落里的金發年輕神父使了個眼色,后者會意緩緩上前,掏出一把手槍。

砰!

手杖痛擊在少校那張永遠都是扭曲笑容的臉上,眼鏡被打飛了,鮮血流了出來,他卻還是在笑。

“你到底在干什么?以為自己是代理總統就可以為所欲為嗎?不要忘了,這里你的軍銜并不是最高的,你做這些事情有問過我們嗎?還有,為什么要花費這么多在這些無用的士兵身上?為什么不把我們也變成吸血鬼?為什么?”

手杖瘋狂的擊打在少校的身上,軍銜為上校的老者面色憤怒,他并沒有注意到,此時此刻那些士兵們的眼神已經開始不對。

揮落的手杖忽然被一顆子彈擊碎,一道粗獷的女聲響起,“適可而止吧,上校,再無理取鬧就殺了你!”

上校霍然望去,那是只屬于少校的最后大隊,其中作為領隊的隊長的幾人,而說話的,是一頭短發,皮膚黝黑,臉上帶著刺青的女性,其名為索林布里茲。

身為上校,他何曾被一名尉官呵斥過,正要訓斥之時,舉槍的聲音整齊劃一,而槍口所對的,正是他!

老人們,這是少校對他和其他人的稱呼。

“你到底要做什么...弄了2000名吸血鬼,目的是什么...少校...”

“為了無限品嘗戰爭的狂喜,為了下一次戰爭,為了再下一次戰爭...”少校緩緩站起身,臉上的笑容充滿了對戰爭的癡狂。

瘋子,所以才會被稱之為瘋狂的少校,他跟阿卡多是同一類人,為戰爭而生,為戰爭而死。

砰砰砰...

霎時間,槍聲大作,老人們的殘骸在飛舞,少校失去了最后的掣肘。

而與此同時,埃德溫等人所在屋子的大門被人一腳踹開,當他們望去之時,赫然是帶著滿臉怒氣而來的安德森。

阿卡多霍然起身,與其相對而行,待到面對面之時,二人忽然毫無征兆的揮出一拳痛擊到對方的身上,緊接著兩拳、三拳,眼鏡碎裂,鼻血橫流。

掏出槍,只聽一臉興奮的阿卡多說道,“終于忍耐不住了嗎?安德森!”

“阿卡多!”安德森咬牙切齒的拔出銃劍,縱然他很想將眼前這家伙大卸八塊,但他卻是身負命令而來。

唰!

一張命令文件被釘在墻上,這是由馬克斯韋爾通過教皇下達的命令,協助他們的命令。

“從這里向北13公里有著我們梵蒂岡的噴氣機,快走!趁著我還能夠壓制的住對你們的殺意!”

阿卡多緩緩收槍,臉上帶著玩味的笑容望向了埃德溫,那意思似乎在說,看吧,我之前就說了會有人幫助我們。

埃德溫攤了攤手,對于這件事也沒有絲毫意外,畢竟現在梵蒂岡和英國之間休戚相關,達成了攻守同盟,誰讓前者在歷史的遺留問題之上犯下了大錯呢?現今也只能通過這樣的方式來進行彌補。

有了梵蒂岡的幫助,回倫敦的事情自然也就有了著落,也不需要再東躲西藏。

很快,幾人便收拾好了東西,踏上回倫敦的路,想必那位女王陛下怕是等急了。

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
体彩网app